中青年改革开放论坛

首页 历次莫干山会议 中青年改革开放沙龙 莫干山优秀论文选 精彩回顾 媒体热议 主站
全球货币体系改革创新——第五届“中青年改革开放论坛”第六分论坛举行
  9月25日下午,中青年改革开放论坛(新莫干山会议·2016年)分论坛六“全球货币体系改革创新”在莫干山芦花荡饭店会议室举行。论坛由国合现代资本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华财务咨询有限公司傅继军主持,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秘书长刘喜元担任坛主,来自不同单位的十几位经济学界青年专家学者出席论坛,对近期热点开展讨论,对焦点问题思辨交锋,会场氛围十分活跃。论坛嘉宾围绕“全球货币体系改革创新”的主题,就人民币国际化、对外直接投资、人民币贬值、中国资本账户开放及新开发银行等多个议题展开深入讨论。
  随着人民币加入SDR,人民币国际化的话题更加受到关注。国家开发银行研究院的梁旭认为人民币国际化在现阶段面临几个挑战,一是贬值预期和购买力下降,二是我国经济增速放缓,三是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民生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徐杰表示,人民币国际化是需要汇率随市场波动的。当前人民币贬值影响了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这与国内经济基本面和超发有关,我们只有提升了人民币购买力,才不会阻碍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与人民币国际化密不可分的是对外直接投资。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济、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谈到,国内民间资本对于全球市场十分敏锐,并且部分大型私营企业在海外已形成布局。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北京中青年改革与创新论坛理事长刘建兴谈到,今年上半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增长近60%,然而今年民营企业投资累计增长出现明显下滑,今年6月份甚至开始出现了增速负增长,这对我国金融市场形成了一定影响。
  人民币汇率波动以及近两年的逐渐贬值是各位专家学者争相辩论的焦点,各方围绕人民币应该一次性贬值还是有节奏的逐步贬值开展了讨论。刘喜元认为,人民币一次性贬值是可以实现的。当年亚洲金融危机部分国家没有守住贬值底线是因为没有中国这样规模的外储,其次,我国拥有独立的货币政策,并非一味与美国绑定,在资本项下控制住且向外走出成本突升的情况下,资金很难大规模外流。沈建光则认为,人民币一次性贬值难以实现,因为一次性贬值很可能引发外围货币的连带效应,正如当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泰铢贬值的例子,预期很难控制一次性贬值的目标,一旦冲破便会引起恐慌。人民币贬值牵涉很多,不仅有预期管理,还包括时机掌握。有嘉宾提到人民币现在贬值有利于我国出口,然而在当前全球贸易萎缩的背景下,我国贸易占全球的份额实则不断上升,贬值并不能有效促进出口。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国际金融系主任林曙补充道,当前人民币贬值对中国和世界都将造成负面影响,依据我国现在的经济体量,如果一下贬值很多,很快便会引起连锁反应。不管对中国还是对世界,现在较好的策略是审慎稳定。
  中国资本账户如何开放一直是学术界讨论的热点。林曙认为,中国资本账户开放是个效率和风险平衡的关系,如果开放过快会有风险,但如果不开放,则导致效率不高,当下一个可行的做法就是非线性流动逐步开放资本帐户。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生杨小海将此问题与国内结构性改革相联系,他认为结构性改革优先于资本账户开放。一个国家的金融制度内生于这个国家的产业结构,我国不应一味急于放开资本账户,而是更应关注结构性改革,从而减小未来我国资本流出压力。
  随着“东升西降”的现象出现,新开发银行作为一股新兴力量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徐超认为,全球治理体系没有适应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实力增强的现状,导致新老金融风险交替,引发一次又一次金融危机或风暴。新开发银行作为当前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有利补充,将开启一个全球治理新的范式。
                                   供稿人:许潆方


2016/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