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年改革开放论坛

首页 历次莫干山会议 中青年改革开放沙龙 莫干山优秀论文选 精彩回顾 媒体热议 主站
2016年莫干山会议简报(六)

金融市场与金融监管体制改革

——第五届“中青年改革开放论坛”第五分论坛简报

 

【编者按】第五届“中青年改革开放论坛(新莫干山会议·2016)”第五分论坛于925日下午召开,分论坛聚焦金融市场与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与会专家从我国金融监管体制中的各种现象及问题出发,就经济新常态与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互联网金融的变革、创新与监管、大众创业与金融创新和监管、区域金融生态环境与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等议题展开积极讨论,针对如何有效推进我国金融改革创新各抒己见。

一、资本项目管制下人民币国际化具有可行性

当前,我国资本项目开放程度相对较低,中国资本市场外资占的比例仅为0.8%,低于一般发展中国家水平。人民币国际化是一项国家战略,但人民币国际化的具体路径需要规划。我国对标的美元、欧元、日元、英镑等货币都保持者较高的金融开放水平。通常来说,资本项目开放是货币国际化提升到较高水平的必要条件,但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之后的汇率体制,即美元和黄金挂钩,其他货币跟美元挂钩。在汇率挂钩之后,美元在利率没有实现市场化情况下禁止资本流入流出国际,也就是说美元国际化的阶段恰好是资本项目受到严重管制的时期。因此,在当前资本项目管制下的背景下,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具有可行性。

资本项目管制是人民币国际化必须要面对的环境,通过提供凯恩斯货币需求框架得出人民币国际化的条件。从流动性上来讲,需要非居民可参与的资金市场非常发达,人们可以非常容易的接触到人民币,包括兑换人民币的便利性。从安全性来讲,人民币币值需要非常稳定,非居民才会愿意持有。从收益性的来讲,人民币用来支付的结算成本非常低,相对美元、日本比较低,且持有人民币投资工具丰富,收益率不亚于美元,并跟其他货币存在套利的机会。以上条件大部分受到资本管制的制约,但如果境外或者境内的离岸市场能够满足这些条件,则因资本管制不易实现的条件,可在离岸市场得到很好的满足,资本项目管制就不会成为货币国际化的影响。

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着力:第一,依托离岸市场提升境外离岸人民币市场的流动性、安全性、收益性,通过央行之间等渠道对境外离岸市场给予流动性支持;第二,机构要更多的“走出去”,积极在海外市场开展人民币业务;第三,形成更有深度和广度离岸人民币金融市场;第四,推动大宗商品交易以人民币计价和结算;第五,有条件的稳妥开放内地资本市场,形成一定程度的回流渠道,避免两地市场形成堰塞湖的潜在风险。

二、创业创新与金融创新和监管

中国的经济总量虽然位居全球第二,但美国在新经济领域远超中国,尤其是科技水平保持绝对的世界领先水平。在新技术和新经济时代表,金融对科技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美国2/3的创业投资、风险投资集中在硅谷,为初创期的企业创造了优越的成长条件。

作为创业创新活动,创业投资应当紧跟实体经济步伐。互联网金融之所以得到蓬勃发展,正是得益于网络技术发展而降低成本、提升效率,属于创新创业友好型金,能够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融。

对国内的创新型企业而言,当前的融资成本和中介成本偏高,今后需要补上金融服务的短板,如股权性融资、风险与收益对称的小微金融、普惠金融、消费金融等。同时,信用是金融市场的基础,需要完善社会信用体系,以此来降低社会交易成本,提高社会金融活动的效率。

三、以科技金融助力新经济发展

科技金融是服务科技型企业全生命周期的金融服务,科技型企业最大特点是高风险、高成长、有形资产少、无形资产多,缺少传统金融机构需要的抵押物。而传统银行的信贷模式是以获取固定利息为主,如果贷款公司价值为零,银行贷款全是风险;如果贷款公司价值随着贷款公司价值不断成长,那么银行可以收回贷款,并且会获得固定利息收入。但是科技型企业是高风险、高成长,银行分享不到高成长收益,其决定了大部分金融机构难以给风险高又缺少抵押的中小企业提供良好的贷款服务。除了获得固定利息之外,只有获得企业的成长性收益,才能鼓励金融机构支持创新型企业发展成长,因此投贷联动是新的模式选择。

在科技金融方面存在着三个方面的错配。第一,科技企业融资需求与供给错配。从供给角度看,银行贷款意愿不强,建议进行投贷联动等创新模式。在利率市场化趋势下,应当促使银行增加竞争,将主要客户逐步转向个人贷款和中小科技型企业,增加有效供给。从需求角度看,财政补贴政策基本上仅限于北京中关村,未能形成支持直接融资市的政策体系。第二,科技企业与金融机构的信息错配。金融机构人员对科技认知不充分,掌握的信息不完全,难以判断科技企业的经营情况和成长前景,难免使得政策针对性不足。第三,科技金融政策导向与执行错配。科技金融政策应当引导企业孵化成长,在企业形成一定市场竞争能力时退出,而现状是一些政策资源较多集中在成熟型企业,而非初创期企业。

针对上述三种错配,第一要大力发展新型金融机构,增加有效竞争,支持投贷联动模式的创新,使银行既能分享企业的成长性收益,也能分担技术和市场的风险;第二是引导发展债券市场,继续实施有效的贴息政策;第三是建设科技金融平台,通过金融机构实施科技金融政策;第四是发展知识产权交易市场;第五是完善全社会公共信用平台;第六是向全生命周期前端聚焦产业政策。

 国际合作中心  胡丽娜整理)



2016/10/19